煤层气开发没底气

◆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 李贤义
“近两年来,陕西彬长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彬长公司)共获得国家扶持性资金2800万元(2013年1700万元,2014年1100万元)。但这对于投资动辄几十亿元的煤层气(瓦斯)项目,仍是‘杯水车薪’。煤层气开发利用,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公益性事业,一可资源回收,二能减少碳排放,应引起国家和社会的足够重视,加快产业化的扶持力度。”在日前举行的瓦斯“零排放”矿区建设研讨会上,陕西彬长新生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田振林说。
通风瓦斯用好是关键
每年近200亿立方米排空浪费。彬长公司投资近50亿元,在通风瓦斯利用方面取得突破,为瓦斯“零排放”奠定了技术基础
在我国,低浓度瓦斯以及矿井通风瓦斯所占比例极高,而浓度高于30%的高浓度瓦斯只约占5%。
目前,高浓度瓦斯的利用情况较好,利用率约80%,低浓度瓦斯利用率仅在50%左右。而作为瓦斯排放量的主体,通风瓦斯的回收与利用基本上是空白,超过 99%的部分(每年近200亿立方米)随着井下抽放和矿井通风排放,或者燃烧排空,约合3000多万吨标准煤被白白浪费掉。
自2008年始,彬长公司开始试点瓦斯治理和综合利用项目(5年期),投资总额为48.8亿元,探索出地面、井下瓦斯一体化抽采利用和通风瓦斯综合利用相结合的方式,掌握了煤层气利用的核心技术和成熟经验。
其中,彬长公司与胜利油田动力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实施了煤矿通风瓦斯氧化利用技术及装置的研发工作,成功研制出60000m3/h煤矿乏风氧化装置和技术,是目前全国单台处理能力最大的通风瓦斯氧化装置。
基于此项技术成果,彬长公司投资8432万元,在大佛寺煤矿建成了全国规模最大的低浓度瓦斯发电厂,安装24台500KW瓦斯发电机组,装机容量达到1.2万KW,年发电量7260万kwh,每年能够消耗低浓度瓦斯约2420万m3,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超过36万吨。
此外,亭南煤矿建成4000kw低浓度瓦斯发电厂,2014年利用低浓度瓦斯约为1100万m3;水帘洞煤矿建成6000kw低浓度瓦斯发电厂,2014年利用低浓度瓦斯约为4400万m3。
“彬长公司通过低浓度瓦斯发电利用,在通风瓦斯利用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突破,为瓦斯“零排放”奠定了技术基础。”中国矿业大学教授林柏泉认为。
企业面临哪些困难?
投资大收益低,开采手续难办理。国家对煤层气排放标准未作统一强制要求,政策支持力度不够大
彬长公司是国家规划建设的13个大型煤炭基地之一,现有生产矿井7对,其中拥有5对矿井的煤矿权。
“高浓度瓦斯通过净化压缩可直接使用,低浓度瓦斯用来发电,公司的瓦斯总体利用率达到80%,而全国的瓦斯利用率不到40%。” 彬长公司总工程师原德胜说,但项目的低收益性,导致除高浓度瓦斯利用盈利外,低浓度瓦斯利用都处于亏损状态。此外,受当前煤炭行业不景气的影响,国内的主要煤层气企业投资也呈明显下降趋势。
“高成本、低收益拖了煤层气发展的后腿,不具备一定的资本基础,无法抵御煤层气开发的风险。煤层气开发从勘探阶段、ODP(总体开发方案)阶段、生产阶段就需要7~8年。建设开发1亿立方米的煤层气产能,大约需要4.5亿元投资,而建设同等规模的常规天然气田产能,投资不会超过1亿元。” 北京规划总院副院长王岩介绍说。
目前,彬长公司地面抽采的煤层气通过管道集中输送到小型压缩站,通过净化压缩向彬县县城销售。截至2014年底,累计销售压缩煤层气(CNG)超过456万 m3。
“煤层气管道建设滞后,集输管网不能满足开发与市场紧密衔接的需求。部分开发区域缺少输气管道,大量开发出来的煤层气因到不了市场,而排空。因此,煤层气用户主要集中在煤层气田周围或附近。”田振林介绍说。
“在煤层气开发上,彬长公司具备了‘煤气合一’的首要优势,不存在产权(所有权)方面的争议,这也是煤层气开发在当地能够规模化发展的主要因素。”林柏泉认为,目前我国多地煤层气开发存在产权纠纷多的问题。
虽然彬长公司不存在产权纠纷,但手续问题却是一块心病。
根据规划,2015年底,彬长公司5对矿井要全面建成瓦斯“零排放“矿井。而目前小庄、孟村和文家坡矿的手续尚未全部取得,矿井建设暂停,未能按原计划开工。
“企业申报采矿证所需要的文件多,获取有关参数的周期长,导致企业在提交探明储量后的2~3年内很难拿到采矿证。”林柏泉说。
同时,环评难是煤层气开发面临的又一问题。根据规定,申请采矿证时,需要专门水文钻井,至少经过3~5年的监测合格,才能获得国家环保部门的环评批复。而煤层气井从一开始勘探就需排水,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探井先期进行地层水的水量、水质监测,并不需要专门水文钻井。
此外,煤层气排放标准未作统一强制要求,国家政策支持力度不够大,也是制约产业化的重要因素。环境保护部、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煤层气(煤矿瓦斯)排放标准(暂行)》(GB21522-2008)要求,地面抽采煤层气、矿井抽采的高浓度瓦斯禁止排放,而低浓度瓦斯(甲烷浓度小于30%)和通风瓦斯的排放
限值则未作强制要求。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煤层气(煤矿瓦斯)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对通风瓦斯的利用也没有具体要求。
行业发展还欠火候?
制定推行《国家煤层气开发利用规划》:出台完善扶持政策,提高财政补贴标准,制定低浓度瓦斯利用鼓励政策
目前,美国煤层气销售量占天然气销售总量的比例达到了10%,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对煤层气商业性开采给予的税收优惠、科研资助等扶持政策。如美国政府颁布的《能源意外获利法》及据此制定的第29条“税收补贴”条款,鼓励包括煤层气在内的非常规燃料的生产。
为鼓励煤层气开发利用,我国自2006年起,国家相关部门先后下发10余部相关政策法规,提出对煤层气抽采企业实施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优惠政策,强化中央财政奖励资金引导,完善煤层气价格和上网电价及政策,鼓励民间投资勘探开发、储配及管道建设等。
“近些年,国家在煤层气勘探和资源补偿费方面,每年约2000万~3000万元。但与美国在煤层气产业发展早期(1987年~1995年)60亿美元的投资相比,差距相当大。”田振林说。
林柏泉认为,参照美国情况和预期企业收益,我国对煤层气发电项目的财政补贴至少应高于0.6元/立方米。
“陕西省作为能源大省,碳减排任务紧迫。”陕西省能源局能源研究所所长敬玉涛介绍说,2014年,陕西省发布了《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快煤层气抽采利用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大财政资金支持力度和税费优惠,加快煤层气产业化发展,减少瓦斯排放等。
“今后,国家能源局将积极制定落实财政定价、市场补贴、财政减负、税费减免等煤层气开采相关优惠政策,解决瓦斯‘零排放’建设中存在的资金短缺等实际困难,加快彬长公司绿色开采的全国性示范作用。”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说。
针对我国煤层气开采尚处于初级阶段,资源配置、技术创新、资金投入等方面仍存在许多问题的实际情况,方君实表示,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牵头12个部委成立了国家煤层气开采领导小组,制定推行《国家煤层气开发利用规划》,将出台完善扶持政策,严格落实煤层气市场定价机制,研究提高煤层气开发财政补贴标准,制定低浓度瓦斯利用鼓励政策,督促天然气基础设施公平开放,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勘探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煤层气行业将迎来高速发展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