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赴锰三角调研当地治理进展如何

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近日赴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调研锰污染治理工作。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锰资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电解金属锰生产国和出口国。处于武陵山区腹地的湖南省花垣县、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因锰矿资源储量丰富而集中,被称为锰三角。

面对开发和保护的难题,近年来,锰三角地区深入打好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不断探索寻找高质量发展之路,还民以绿水青山。

发锰财、猛发财欠下环境债

长期以来,锰的开采和生产过程中存在着较大的污染问题。

锰三角地区因锰矿资源丰富和经济发展需要,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开发利用锰矿资源,并逐步形成了矿产资源开采、浮选加工、电解冶炼于一体的采选冶生产链。很长一段时间,锰产业在武陵山区的秀山、花垣、松桃三县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矿业经济发展初期,由于生产加工方式粗放无序,导致山体遭破坏,锰渣、废水直排导致河流被污染。同时,出现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安全隐患、公共卫生风险、食品安全危害、环境治理资金违法使用、矿业企业欠缴税费等一系列问题。曾几何时,流经松桃、秀山、花垣三县的花垣河,曾经河床、河水都是黑色的。

锰三角地区的污染问题,早已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

2021年4月,习总对锰三角矿业污染治理作出重要批示。

2021年7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出台《关于加强锰污染治理和推动锰产业结构调整的通知》(下称《通知》),提出要引导推动锰三角地区企业兼并重组,逐步做到每个县最多保留一到两家电解金属锰企业。

2021年11月印发的《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再次提出,加强渝湘黔交界武陵山区‘锰三角’污染综合整治。

此外,两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都对锰三角给予了重点关注。例如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督察组指出了秀山县18家电解锰企业锰渣场均无防渗系统的问题;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督察组指出了松桃县巴汤湾锰渣集中处置库项目工程的相关问题等。

在密集的政策压力和督察的推动下,近年来,锰三角地区把整治锰污染和淘汰锰行业落后产能作为一项重大任务及重大民生工程,下大力气进行全面整治,以求彻底解决历史遗留和现在仍在产生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及落后产能的问题。

三地发力整治显成效

秋日时节,走进位于铜仁市松桃自治县的广子洞锰矿,已经关闭治理后的矿区经过复绿治理后,各类乔木、灌木等绿化树种茁壮生长,矿山山体通过绿色网格完成了加固处理。

在松桃自治县锰渣集中处置库(巴汤湾污水处理站),每天要处理1200至1400立方米污水,锰和氨氮等指标均实现达标后,才能排放入河。

2021年以来,铜仁市及松桃县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全力推进锰矿矿山综合治理。截至目前,当地实施绿化工程21.78公顷,其中退出梵净山保护区的广子洞锰矿、杨立掌锰矿、寨朗沟锰矿沙湾矿区、石塘锰矿4个矿山共封闭矿洞74个,栽种乔木和灌木11.36公顷,播撒草种9.07公顷,种植爬藤3474株,有效提升梵净山保护区生态环境质量,松桃自治县13个锰矿山通过绿色矿山建设复核。2022年,松桃继续深化锰污染治理,推动优化完成四个一策方案,优化调整后的335个问题已完成整改247个。

要敢于较真碰硬,推动‘锰三角’污染整治取得更大成效。9月14日,湖南省委沈晓明主持召开花垣县锰三角矿业污染综合整治工作专题会议,就贯彻落实习总关于锰三角污染问题重要批示情况进行回头看,并对下一阶段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近年来,湖南深入贯彻习总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全力推进花垣县矿业综合整治、生态保护修复、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等工作,到2022年底,全县锰矿开采企业整合成1家,电解锰冶炼企业整合为1家,1195处矿硐永久封堵,98座尾矿库仅保留4座。今年6月,花垣县成功摘掉全国非煤矿山安全生产重点县的帽子。

与松桃、花垣重组整合涉锰企业的思路不同,重庆市秀山县则选择完全退出锰产业。

秀山县严格对照国家和重庆市锰行业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标准、技术规范等开展评估,规划不符合有关产业政策的锰行业企业全部退出,要求在2021年12月底前引导全市县锰行业企业主动申请,全面完成锰矿开采企业、电解锰生产企业退出工作;在2023年12月底前基本完成锰矿开采企业、电解锰生产企业的锰渣场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国控断面水质考核稳定达标,污染治理长效机制持续完善,基本实现锰行业转型发展;2025年12月底前,长效管理机制建立健全,全面完成生态系统修复,全面提升整改成效。

为彻底告别锰业,秀山县近年来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抓手,大力发展绿色工业、商贸物流、文化旅游、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2021年实现现代中医药、食品加工、电子信息、新材料产值分别增长156.3%、30.7%、32.2%、8.9%。

锰三角整治是一项区域性系统工程,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污染治理的步伐不能停下,希望地方政府切实承担起污染治理的主体责任,按照综合施策、标本兼治、系统治理的要求,扎实做好综合治理规划,高质量解决好锰三角污染问题,使治理成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实践的检验和群众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