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如何做到“好看又实用”?

“设施信息不清,运维管理效果不明确。” 2023年全国两会上,民革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办公室提出《关于加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管理》的建议,直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污水治理的“短板”。

污水治理设备公司_污水治理设备生产厂家_污水治理设备/

图为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大树镇凤山村临湖农业污水处理站。杭州市生态环境局淳安分局供图

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提案中提出,应加强监督,充分发挥现有治疗设施的作用; 加强新​​建治理设施的科学规划和合理推广; 强化保障,建立长效运行机制。

只有完善运行保障体系才能保证运行效果

生态环境部相关数据显示,到2021年,我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仅为28%左右。

在去年4月举行的生态环境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基础薄弱,任务依然艰巨。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成本高、运维困难等问题客观存在,长效机制有待完善。

有什么问题? 国民党中央在提案中指出,存在设施建设资金来源多样、建设标准不匹配、运行维护单位不同等问题。 加之规模小、数量多、分散,且受其他基础设施活动影响,导致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 信息和运营信息多分散、变动频繁,增加了主管部门获取完整设施信息、及时查清家庭背景的难度。

此外,项目规划论证不够,无法满足实际需要,也影响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和运行。 一些农村污水处理设施没有充分核实辖区经济社会发展、人口增长、资源环境、城市设施配套状况、财力、项目技术要求等因素,盲目上马,导致现有设施和管理能力不达标。无法满足后续需求。

“如果运营保障体系不健全,运营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提案还强调,财政保障不足、标准体系不完善、管理体系不完善、人员培训不足等因素导致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行效果不佳。

这些问题不仅是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中的普遍问题,也是近年来地方和国家两会代表关注的热点话题之一。

2022年,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区民盟政协潮安分会委员通过多次调研交流发现,由于前期缺乏统筹规划,建设一些污水处理设施不规范、不合理,一些设施建设缺乏运维资金和专业管理人员,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运维制度没有得到全面落实。

为此,潮安市政协委员广泛收集建议,撰写了《关于加强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管理的建议》,提出制定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专项规划,建立长效机制。污水处理系统运行管理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王刚也关心农村的“水问题”。 去年全国两会上,膜材料与膜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刚提出“加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促进乡村振兴”的建议。

他表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存在“建设容易、管理困难”的问题。 “部分管网工程建成后,项目设备更新维护、人员工资、电费等后期运行维护资金无法保障,不计入管网设施设备的正常运行维护在年度政府目标责任考核范围内,导致农村污水处理系统成为‘日光浴’工程,无法发挥应有的效益。”

农村污水处理是一项系统工程,设施必须建设好、管理好。 目前,建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后期运维保障体系迫在眉睫。

全程管理统一部署,地方先行探索新路

“污染存在于水中,其根源在岸上。如果整个过程没有协调一致,这是不可能的。” 浙江工业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军表示,现在农村污水处理更重要的是建立管理体系。

李军指出,如果体制机制跟不上,治理资金不到位,设施后续运行维护没有机制保障,村级污染整体治理就只是一句空话。

围绕农村污水处理和设施建设,多地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取得了一定成效。

去年,浙江省发布全国首个农村绿色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评价指南,强调提高农村生活污水收集管网和处理终端的建设和运行质量,提高农村生活污水达标率。污水处理设施。

李军向记者介绍,截至2021年底,浙江省拥有各类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5.6万套,覆盖84.81%的行政村。

“浙江这几年的探索和实践都强调全过程管理,需要从职责分工、设计施工、验收、运行维护等全生命周期统筹考虑。 全省不少村庄把污水处理与人居环境改善、美丽乡村建设等结合起来,统筹推进,做到水碧、无味、绿点、风景美。”李军说。

海南省三亚市今年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工作作出了具体部署,建立健全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的管理和保护机制。 拟由三亚环投集团负责全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工作,各区可交由三亚环投集团作为项目业主组织实施设施建设和运营管理。 该组还配备了相应的技术人员,对污水处理设施及管道进行检查、出水水质检测、污水处理设施的维护和修理,确保设施正常安全运行。

在检查监管方面,三亚市将加强运行考核,根据考核结果拨付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相关资金。 定期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进行抽查,发现问题限期整改。

因地制宜选用技术,严格监管,强化保障

农村污水处理设施是农村水污染防治的主体工程。 确保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科学规划、运行有效、监管到位,对促进乡村生态振兴具有重要意义。

为此,国民党中央建议开展基础信息摸底工作,建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基础信息数据库,了解运行现状,促进运行维护监管规范化、规范化。 实行长期监管与不定期抽查相结合,推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模式向智能化转型,提质增效,逐步实现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有序管理。

建议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立足实际规划。 可以由多个乡镇共同建设的污水处理厂,不应单独建设。 污水处理厂可以慢慢建设,不宜操之过急。 也可采用其他处理模式一次性替代污水。 处理厂的作用不应要求以“一刀切”的方式建造。 同时,要避免纯粹为了争取上级环保专项资金、追求环保成果而盲目建设项目。

应因地制宜选择适用的污水处理技术和模式。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的长期运行和维护管理应是目标。 根据实际情况,灵活采用沼气池法、活性污泥法、人工湿地法、生物膜法以及一些组合工艺。 达到污染物的有效去除。

国民党中央还建议探索统一方案,加强省市两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监管体系; 建立城乡建设、农业农村、生态环境、财政等多部门工作协调机制,协调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 建设、运行维护、水质监测、财务保障等工作,加强工作考核评价。 积极探索污水处理设施“托管式”市场化运营管理路径,消除乡镇“自建自管”弊端。

李军补充道,现阶段要不断完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法规标准体系,逐步实现农村生活污水“法治化、管理化、监管化”。

“还是要从源头减少污染源的产生。” 李军强调,农村污水处理还应与减碳目标相结合,注重资源利用效率,因地制宜提供农村污水处理整体解决方案。 最终,让污水变得清澈,让乡村焕然一新。

过去推荐的

两会观摩室 马骏:拼搏经济,低碳转型将带来哪些增长点

5组关键词带你快速浏览黄润秋部长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的“部长语录”

第一个代表性频道中央新闻记者现场视频报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