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建筑产业:实现低碳技术是关键

全世界一半的能源消耗到哪里去了?在“减碳”成为时尚话题的当下,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会是五花八门。如果不参加北京地球村8月26日举办的“节能建筑监管、新技术与地方实践”论坛,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建筑”。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绿色建筑项目主任靳瑞冬在论坛上介绍,建筑占用了全球50%的能源、42%的水资源、50%的原材料、48%的耕地。中国也不例外,尽管工业用能占了社会总能耗的64%,公共建筑和居住建筑只占25%。不过,前者涵盖了各种工业项目,包括钢铁、冶金、水泥、化工等等,因此,每个单项都比不过建筑。

想想也是,自从学会盖房子以后,人们在户外的时间越来越少,“建筑”慢慢就成为须臾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它消耗最多的资源,也在情理之中。

衣食住行都与碳排放有关。研究表明,吃素可以减少碳排放,于是有人提倡一周至少吃一天素。类似简单易行的时尚之举却不能用在“住”上,因为哪怕一周三天住帐篷,依然得备间栖身的房子,才能正常生活下去。

建筑分为既有建筑和新建建筑。就总量而言,建筑不会减少只会增加,建筑节能自然就成为重要的课题。中国大量的既有建筑是非节能建筑,行业内的基本共识比例数为95%以上。建筑总量有多大?专家推算认为,我国既有建筑总规模即将超过500亿平方米,2020年必将超过600亿平方米。

如此庞大的体量,建筑节能不得不被重视。那么,怎样才能实现建筑节能呢?

中国建筑业协会建筑节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白胜芳说主要是三个环节,不论是既有建筑节能改造还是新建建筑,设计时都应该按照建筑节能设计标准设计;建成后,要科学合理地配置空调、供热、照明、新风系统等设备,选用节能产品;使用者具有节能的概念。

每个环节都由人掌控,只要让人具有节能意识,实现建筑节能似乎就顺理成章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2001年,中国开始制定建筑节能标准,2003年强制实施。强制之下,能耗确实有所降低,有些数据还比较振奋人心。

靳瑞冬透露,国家落实节能减排的强制性任务以后,2007年,设计阶段新建建筑的节能达标率占99%,施工节能率是90%。可惜的是,这些数据来自几个大城市的抽样调查,大多数中小城市、村镇未包含在内。

显而易见,一个能够自觉随手关灯的开发商、业主,未必能够主动开发、选择节能建筑。为什么?利益使然。

实践中,业内人士的共同感受是,目前在建筑节能方面,中国法律很全,标准很多,可现实中,由于缺乏激励措施,强制要求真正落到实处有些困难。

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利润,开发商考虑的是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最大可能高价出售;用户考虑的则是以最大的优惠幅度买到可心的房子。建筑是否节能几乎无人考虑。

面对这样的现实,参与论坛的专家们从不同角度提出,在降低碳排放压力巨大的情况下,作为监管者的政府,除了颁布强制措施外,就应该还配以激励机制引导开发商建设节能建筑、用户选择节能建筑,最终让节能从纯粹的“花钱”项目,变为可以带来收益的项目,让追捧者有利可图。

在市场力量的带动下,建筑节能就会走上良性循环。

靳瑞冬就提出,在税收和土地的取得方面,政府就有行动的余地。如果开发商承诺建造节能建筑,并且确实达到很高的节能程度,土地的取得就可以优先。

“低碳”不仅仅是个道德问题,仅靠强制或觉悟都不够,现阶段,“胡萝卜加大棒”才是实现“减碳”的切实路径。